• 童 衣——张卫星物影作品展
  • 艺术家:张卫星
  • 学术主持:陈海燕
  • 开幕时间:2011.12.17 / 16:00 -18:00
  • 开展时间:2011.12.17 - 2012.02.10 / 10:00 - 18:00
  • 展览地点:一个艺术. 上海市莫干山路50号13幢2楼
点入作品链接
 
陈海燕
 
当服装的定义不再是人体装饰的附属时,在艺术家的眼中,服装是什么呢?

显然,童衣是一个有意思有意味的话题。在服装设计中,童装是设计师最费脑力的一类设计,它涉猎功能、心理满足、消费对象和穿用对象之间的矛盾调和,也涉及普遍意义上的时代审美,尤其是成人世界对儿童世界的理解和期许。童装是变化和跳跃性极大的,这个时期是人一生心理到生理变化剧烈的阶段,因此常在设计中要作细致的年龄分段,以求得清晰的定位与依据。

从文学的意象来说,童装代表着成长的历程,代表着一种记忆和怀旧,代表着从身体上失去两性体的模糊性,渐渐成为被上帝判罚而割裂失去另一半的半神,代表着精神上渐行渐远的童稚与天真,代表着生命承受的轻与重越胀越大的尺度。童衣对于成年个体来说是一部个人的史记,因而它一定是旧物。旧物有两层意涵:其一是新旧的旧(客观层面);其二是陈旧的旧(意识层面)。所以,当张卫星以自己女儿小时候的旧衣为创作原点,继而向朋友讨要他们孩子的旧衣,或者是辉想着向老人们征集他们小时候穿用的童衣继续这样的创作时,童衣已然不再是面料织物裁剪缝缀成的功用装饰品,而是历史和记忆的见证品。这毅然是要超越文学意象上升到形而上的哲学意态。

形而下走入形而上的,本是设计中最五彩斑斓的童装变成了提纯黑白的符号概念,是这个集体失忆时代背景下的产物,也是人对生命体自身规律困顿眩惑下的禅悟。为此,我欣然感受到一种沉重话题下的轻松诠释,更是欣赏张卫星出世与入世间的一种悠然明迷与超然豁达下的敏锐洞察,甚至不愿意、不舍得放过这组作品中的任何一处细节,诸如被惯常思维定势放弃关注的寻常物:衣架、碎花、线头、毛边、褶皱、笔触、药迹、光斑、体量、形态、形制。作品即使是艺术家定义的成品,其实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完稿,真正的完稿过程终结在观者那里,也就是说一件作品在不同的观者那里有不同的完稿意义和定义。为保留我对作品的“完稿”,我不愿意与诞生它的主人对话。但很多时候这容易产生误解,误解有很多遗憾,不过这显然是值得的,就像此时我用文字完成“我”这一观者对这组作品的理解亦是一种再创作的完稿过程。也许,在很多时候是对原作的玷污诽谤或者是谄媚附会,但这不正是艺术所拚命想要追寻表达的探索、发现、创新、思考和体认的初衷吗?艺术品的童真年代、艺术品的商业成年,艺术是一件被物影印像了的不知况味的童衣!

梦断落花飞絮,这些宛若浮云的负像悬浮颗粒,有悖于我们通常认识的完美摄影,甚至我们很难界定它是严格意义上的摄影作品,因为张卫星根本就没有用相机的镜头来捕捉成像,只是在暗室中实验性地将童衣直接覆盖在
50x60厘米感光相纸上进行曝光,通过显影和定影药水的复杂控制程序,制造出一种界于复制、幻像、摄影、X光片之间的等比负像。这一造像过程受限于摄影技术本体中的尺幅大小、曝光时间的长短、曝光次数、药液的成分、新旧程度、施药次序;受限于衣物本身的面料材质、花色图案、纤维密度和经纬织造工艺,也受限于药液引流所呈现的偶然性和不可复制性。

在诸多不可控的实验过程中,张卫星试图通过一种不同于一般服装陈列的平铺直叙,诚恳地在一种有限度的空间感里虚实变化着纯粹。你可以将它看作是肌理浑然天成的层次透叠,可以看作是点线面构成的处心积虑,或是明暗色阶的调性取舍,抑或是真假梦幻由技术催生的前后关系,总之,这些不论在你定义里是“复杂”或“简单”的童衣被抽掉了曾经充实它们廓型的皮肉,在看似平面忽明忽暗的起伏中改变了织物的物理特征,异化成了视幻的光影流体,莫名着黑白,如夜空中荧荧飘舞的棉白翅膀,端然翩跹,不受风之左右,凝炼出一种主体缺失状态下的想象存在,那些曾经穿用这些童衣的“宝宝”正平然宁立于画面之外,成为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不动声色又一念心热,用温润的双眸注视那天空中散落悬浮的记忆颗粒,这颗粒渐渐聚拢,构合成碎片,嬗变出恣纵无忌又照影惊心的往日时光,慨然之际,不得不贞信时间是惟一超自然的存在,而记忆使其潜移。